白白瘦瘦开开心心。

异农 // 错过(中)

*OOC

*主子异视角

*其实就是废话太多以至于写这麽多,保证下章完结


  消息一出陈立农都傻了,那是解散演唱会前他和王子异偷偷跑出去逛街的照片。

  当时已是半夜,街上早就没什麽人了,两人牵着手散步。

  还记得那时意外的走到一个公园,坐在长凳上暂时休息,陈立农低头看着握着自己的那双手,很想问王子异解散后,他们之间会怎麽样,可又怕问了之后,得到的不是自己想要的答案,于是还是安静的待着。

  最后是经纪人的一通电话打断两人的沉默,王子异牵起陈立农的手把人拉起,没有马上走,而是低头在唇上留下印记,才拉着人走。

  当时陈立农还觉得有些幸福,可没想到隔天之后这段感情就烟消云散了。

  粉丝们在新闻一出的当下就炸了。

  双方粉丝开始在微博上吵起来,陈立农的粉丝说王子异蹭陈立农的热度,王子异的粉丝说陈立农用年纪小不懂事的藉口就往自家哥哥身上倒贴,只剩下CP粉还冷静的让大家不要吵架不要嗑糖专心反黑。

  是啊,谁也不会料想到这是两人两厢情愿的感情,任哪一方都觉得对方靠着自家偶像炒新闻,连CP粉也不敢轻举妄动。

  陈立农盯着手机不知所措,不晓得该不该传讯息给王子异。传嘛,也不知道说什麽,不传嘛,好像太事不关己。在陈立农犹豫的同时,经纪人让陈立农什麽都别做,连联络对方也不要,全权交给公司处理。

  后来是好在双方公司的公关和经纪人处理的很好,热搜和所有新闻都被压下去。没有了热搜,人们也就渐渐忘了这件事,粉丝们也就当成只是误传,毕竟后面还有很多事等着,谩骂声也随之停止。


  在这之后,陈立农就从来没有主动联络王子异,王子异也不曾再传讯息给他,两人似乎就从此变成陌生人,唯一的连结是百分九的群组,可只要王子异出席,陈立农必会用工作理由推辞,反正也没有人知道当天他到底有没有行程。

//

  陈立农现在坐在王子异家的沙发上。

  有次王子异刚好没空参加聚会,而陈立农刚好没行程就去了。当时就听范丞丞说王子异买了一间公寓,花的是自己这几年赚的钱,完全不靠家裡的资助,还说裡面装潢的有多美等。现在看到了,的确是不错,黑白相间的简约风格,就像还在团体活动时,两人常常交换鞋子,变成一黑一白的独特造型。


  陈立农不知如何开口,谁知道这麽将近十年以前的新闻突然被翻出来,甚至有人说当时团体裡出的一首歌,说的就是他们,连带其他成员都在公开场合被问,不过也感谢他们都一一的敷衍过去。只是现在的媒体并不那麽容易放弃,只要找到空隙就开始继续挖,结果不知道怎麽就把两人之前巡演的照片都找出来,看到两人手上戴着同样的手鍊,于是就继续加油添醋,而路人粉又开始看戏,粉丝们久违的开始撕逼,说对方靠自己哥哥炒作,当初的那些CP粉又开始反黑,几年前的事情又好像重演,只是这次事情闹得更大。


  王子异去厨房倒了杯水给陈立农,接着坐在另一旁的沙发上。看着陈立农沉默不语,王子异也感到有些愧疚。

  其实王子异并不是不愿意跟陈立农联络,而是他怕毁了这孩子的前途。

//

  王子异记不清当时是怎麽对陈立农产生的不一样的情感,他只记得这个男孩的笑容时时刻刻都在触动着自己,让人很想照顾他。

  虽然自己本身就是很会照顾人的性格,但总是会在小小的地方有些不同。例如,王子异给陈立农的水一定是最刚好的温度,陈立农是要唱歌的人,嗓子格外重要,所以王子异也特别注意这点;巡演下台后,王子异拿了毛巾一定第一个递给陈立农,就怕他不小心感冒了,尤其某次巡演陈立农状态不好,表演完还乾呕,也是从那次之后王子异就特别关心他的状况。

  在完美的餐厅那会儿,王子异早感受到陈立农的不对劲,他感受到陈立农在躲自己。

  王子异也不是真的木讷到连自己有意思的人在躲自己都不知道,毕竟目光都会自然而然的正在对方身上,那人的一举一动都会看在眼裡。

  这个情况持续了几天,王子异拦下尤长靖的那天是陈立农状态最不好的时候,王子异虽然有发现,却不知道要怎麽开口问情况,问候的话语到了喉头又被吞了回去。

  经过陈立农和尤长靖的房间并不是偶然,而是鼓起勇气想进去问问陈立农的情况,没想到刚好看见尤长靖出来,简短的对话也让尤长靖看出自己的心思,于是把陈立农的情况都说出来,还让自己好好面对。也就是那时候,王子异才发现两人的心意是互通的,所以就提出了换房间的请求。

/

  打开房门看见陈立农捲着被子缩在一起,他就知道陈立农还没睡,因为平时陈立农的睡姿不会这麽没有安全感。

  说了几句话就慢慢坐到陈立农身旁,说着自己的心意,手顺着小孩的柔顺的头髮,摸了摸小孩的耳朵,渐渐的就听见了均匀的呼吸声。调了个姿势躺下,一手轻轻的放在背对自己的人的腰间,接着也跟着进入梦乡。


  早晨王子异醒得比陈立农早一些,看着小孩被自己圈着睡得安稳,王子异不禁露出一抹微笑。

  没多久他就感受到怀裡人的动静,身子突然的僵硬让王子异知道陈立农醒了。

  王子异知道陈立农可能对于这个举动有些紧张或害羞,于是拿着自己环在他腰间的手,反握住陈立农的手,温度透过掌心的传递,让陈立农感受到自己肯定的想法。

/

  开始交往后,王子异感觉陈立农对自己的微笑好像变得更甜了。

  往后在一起的每分每秒,王子异觉得自己好像能够体会到什麽叫周围空气都是甜的,什麽叫满满幸福感。

  可这也让王子异开始思考,以后的日子要怎麽走下去。

/

  王子异找了好兄弟蔡徐坤讨论,因为自己和陈立农的情况跟蔡徐坤和朱正廷的状况最为类似。

  「怎麽做才是对对方好,其实只有你们自己最清楚。我的话,如果正正认为我对他的未来是个阻碍,那我会毫不犹豫的和他分开,可不代表我就不爱他了;如果他需要我,那我会请尽我所能的待在他身边,让他有个依靠。」蔡徐坤看着王子异有点懊恼,拍了拍他的肩又说了一句,「别想太多,到时候自然而然会有想法的。」

/

  距离团体解散前的一个礼拜,王子异慎重的思考他和陈立农的未来。

  陈立农要刚要19岁,正是演艺事业发展最好的年龄,就算恋情隐藏的再好,也没人能保证真的不会被发现。麵包和爱情本就难以兼顾,在这个年纪想要两者都拥有实在太奢侈。

/

  演唱会的前一天,王子异带着陈立农偷熘出去。只有王子异单方面知道,这是两人最后一次的约会,过了明天,什麽都该放下了。

  牵着陈立农的手,王子异感受两人的温度传递;看着陈立农的笑容,王子异多麽想永远珍藏在心裡。

  公园散步大概是最后一次的浪漫,可经纪人的电话来的不是时候,原以为还能多相处一会,却被硬生生的截断。

  王子异拉着陈立农面对自己,拉下自己的口罩,在陈立农的额头上留下虔诚的一吻,才拉着手带人回去。

  王子异在门口鬆开陈立农的手,而这双手,从此以后不会再牵起。

/

  收拾行李时,大家都走得很急,感觉每个人的公司都巴不得赶快把人要回。

  简单快乐一直以来都很尊重王子异,对他也很好,对于限定团体的事务也都不太会干预太多,一切都以王子异为主,所以在结束这天,也并没有赶着要王子异回去,传奇星也是这样,于是这两人就变成了最后走的2%。

  王子异收拾好东西,他知道陈立农一直看着自己,所以更不敢对视。走之前只轻描淡写的做了叮咛,连手都没有碰到。

  王子异看得出陈立农眼中带着失落,他觉得这大概是自己这辈子做过最坏的事情,因为他让最爱笑、笑起来最甜的男孩,眼中带着苦涩和失望,却还逼着自己微笑。

/

  往后的几天,王子异是透过林彦俊和尤长靖知道陈立农的消息,毕竟他俩跟他关係比较好。

  林彦俊和尤长靖也不是不懂王子异的想法,可终究还是觉得太残忍,但也无能为力。

/

  几天后的新闻,在王子异的震惊之中,由公司全权处理完毕。

  王子异想传讯息问陈立农还好吗?那串字却在拿出来后又被删除。

评论(5)
热度(26)
© 爱吃大肉面不吃花生_牛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