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白瘦瘦开开心心。

坤廷 // 相识,相恋,分离,重逢,復合

🌟牛牛的偶练文章总汇

*半现实向(?
*ooc
*很久之前就开好的文档今天终于补齐

00

        四个月,是他们互相熟识彼此,了解对方,也能说是暧昧的时间。

        一年半,是他们互相喜欢,相恋,认为世界只有彼此,觉得能一起走到白头的时间。

        一天,是他们面对现实,放下一切,背对背往各自该走的路离开的时间。

        重逢呢?重逢需要多久?

        那復合呢?又需要多久?

01
        那年,他22岁,他20岁,他们在一档选秀节目认识彼此。
        从一开始相遇,就被看成是最有力的竞争对手,甚至连节目组都把他俩剪辑成对立的状态。

        但事实却不是如此。

        或许也不能说是一见锺情,但他们的确对彼此有意思。
        一开始等级分班时一起练习,第一次公演的合作舞台,仅仅两次的亲密接触,彷彿就在心裡印下对方的所有样子。

        之后就一直到了决赛两人才有在同一首歌表演的机会。
        在这之间,他们虽然都在不同组别,但他们还是常常找彼此聊天谈心,或是看看对方的表演有没有问题,更常常在半夜偷熘到顶楼吹风,远离比赛的压力。

        他们之间一直存在着一种默契,似乎只要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在想什麽。
        所以在决赛前的前一个舞台,他看见了他眼裡有说不出的忧伤。
        由于在比赛期间,他们被断绝一切与外界的通讯,所以他并不是很清楚他到底发生了什麽事,只能在半夜两人去顶楼时,给他一杯热茶,藉由茶的温度,将自己的温暖传给对方。

02
        就这样四个月过了,他们迎来了决赛。
        赛前因为一些外在因素,以至于朱正廷的状况不是很好,从在这之前的导师合作舞台练习时,很明显的就不在状态上。明明是为了突破而选择唱歌,到最后却练习的更不尽理想。
        蔡徐坤理所当然的这其中的原因,毕竟有一部分和自己有关,所以让他更不知道怎麽去安慰朱正廷,只能在一旁默默陪着他。

        决赛前,事情差不多解决了,但朱正廷的状态还是不太好,可他必须投入现在的练习,甚至这次是需要练习生编舞的,依他的舞蹈功底,这份工作必定会有部分落在自己身上。值得庆幸的是,他和蔡徐坤是一个组的,编舞也是和他一起,所以至少压力不那麽大。

        要上决赛舞台前,朱正廷的手心都是满满的汗,他非常不安,因为外在的声音让他不得不感到紧张。蔡徐坤走过去握住他的手,轻轻地在他耳边告诉他,不要紧张,你可以的。仅仅八个字就足以为朱正廷的心,打了一剂强心针,他点了点头,抱着坚定的心走向舞台。

        直播进行到第三个小时,终于开始公布了排名,朱正廷原本紧张的心情又上升一点。可皇天不负苦心人,在听到自己是第六名时,朱正廷的兴奋之情写在脸上,他下意识就往蔡徐坤的方向看,那人看起来比自己还高兴,无奈自己被其他弟弟们包围,让两人隔出段距离,谁知下一秒那人的手就朝自己的脸颊摸上来。好不容易走出人群,那人还趁机摸了摸自己的手,好像在跟自己炫耀,看吧,我说的没错。

        感谢完大家,朱正廷难掩兴奋地坐到台上属于他的位子,恰巧,那也是当初第一次选位子,蔡徐坤的座位。
        他曾经问过蔡徐坤为什麽那时候不选顶端,蔡徐坤说,从头来过嘛,不能太自满,要谦虚一点才能有进步的空间。正当朱正廷觉得挺有道理的时候,蔡徐坤又笑着补了一句,其实是我怕高。后来被朱正廷一个爆打就不说了,毕竟蔡徐坤本人被打的挺高兴的,这是来自范丞丞和黄明昊的证词。

        朱正廷坐在位子上看着台下,看看送他出道的珍珠糖们,再看看自家公司的三个崽,最后眼神落在蔡徐坤身上,发现他一直看着自己,似乎是察觉自己在看他,还悄悄地朝自己比了手指爱心,朱正廷看到后,在没拍到自己的镜头下羞红了脸。

        蔡徐坤则是毫无意外地得到第一名,虽然是大家不意外的结果,可他本人却哭得像个孩子。

        一直以来他承受着来自各界的舆论压力,逼得他不得不长大,逼得他没有了这个年纪该有的纯真。直到来到这裡,遇见了朱正廷,他才会像小孩一样,偶尔和他撒撒娇。
        他一直觉得朱正廷和自己很像,朱正廷也这麽认为,他们都同样地被环境影响,所以变得更惺惺相惜。蔡徐坤会对朱正廷撒娇,相反的朱正廷也会,甚至比蔡徐坤撒娇的次数还多。
        他们觉得彼此就是自己的镜子,看到对方就像看见自己,因为心裡有多痛苦对方似乎都能感同身受,所以他们依赖着对方,用朋友的名义,没有人敢打破这条界线。

        其实范丞丞和黄明昊不只和他们提过一次两个人的关係,得到的回答都是这样挺好的。
        没有人愿意面对,或是想戳破,就怕这段感情变质。

03
        离开大厂前的这一夜,练习生们在走廊以及各个房间串门狂欢,没有人管他们,毕竟是最后一天了,难得他们也终于鬆懈,所以导演们也就不管那麽多了。
        众多练习生唯独少了蔡徐坤和朱正廷。

        蔡徐坤在比赛后把他拉到了天台,他觉得有些话必须要说,儘管两人即将作为一个团体出道,很有可能因为这些话为两人的关係带来改变,而那个改变不是极好就是极坏。蔡徐坤决定赌一把,他觉得朱正廷的答复能让这个改变往极好的方向发展。

         「坤...」
         「正正。」
        两个人同时开口,对看了一眼,相视而笑。

        两个人的手还牵在一起,从刚刚蔡徐坤拉着朱正廷到这裡来一直牵到现在,朱正廷也没有放开,反而就着这个状态反握。

        蔡徐坤低头看了一下两人的手,对朱正廷说,我可以从此就不放开吗?
        抬头看见朱正廷脸上的红晕,感受到手被握的更紧了一点,小小的一声「嗯。」,让蔡徐坤知道他赌赢了。

04
        出道后刚开始的日子过得还不错,去了美国训练,还藉机去了游乐园,开了巡演,走遍各地见了每位支持他们的粉丝。

        但好景不长。

        除了团体的活动外,各自也有了不少的行程,尤其乐华为了赶在热潮未退之际,疯狂的帮乐华七子接了各种大大小小的行程,使得朱正廷以及范丞丞黄明昊,三天两头都在各国各地飞来飞去。

        其实在上海场第二天,朱正廷的腰就不太能使,似乎是腰伤復发,于是就被禁止做空翻的动作,一直到后来的几场情况还是不太好。
        可每当蔡徐坤问他时,他都笑着说没事,后来蔡徐坤说,伤在你身,痛在我心你知道吗?朱正廷听完就觉得自己内心的那道防护锁断了,他真实的感受到被人疼的感觉,于是眼泪也就流了下来,抱着蔡徐坤啜泣。

        难过归难过,痛苦归痛苦,行程还是得继续,除了叮咛朱正廷要注意点,还盯着范丞丞跟黄明昊要好好照顾哥哥,听得两人耳朵都快烂了,心想最疼我们的哥哥我们还可能不好好照顾吗?

05
        两人之间的相处没有因为常常见不到面而疏离,反而更珍惜在一起活动的时间,偶尔腻歪一下,跟对方撒个娇,睡在同一张床上也不意外,毕竟两人相处时间少嘛。
       不过这是当事人轻描淡写的说辞,换到团员间就不一样了。

        他们说,两人一见面就是大型撒狗粮的现场,什麽偶尔腻歪,根本是无时无刻黏在一起,没事的时候都能看到蔡徐坤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怀裡搂着朱正廷看电影,时不时蔡徐坤还要往朱正廷嘴裡喂食,更好死不死看的是爱情片,看一看两人还要亲个嘴才满意,至于在房裡的部分就不多说了,成年人会干什麽还能不清楚吗?

06
        日復一日,一年半很快就过了,最终还是迎来了限定团体解散的日子。
        朱正廷曾经问过蔡徐坤,如果解散了他们还会在一起吗?蔡徐坤说,他也不知道,这也是他难得这麽没有把握的说出一句话。朱正廷也不怪他,他能懂蔡徐坤在想什麽,因为自己也是这样想,聚少离多,谁也不敢挂保证。

        告别演唱会那天,他们在舞台上尽情的挥洒汗水,为的就是给NINE's们最完美的最后一次舞台。
        大家都哭了,就连小鬼这个几乎不哭的人都流下泪。台上台下洒成一片泪海,今天过后,NINE PERCENT和NINE's就会变成历史。

        结束演唱会,少不了的就是庆功宴,这次他们选择到了KTV,虽然刚刚已经唱了不少,但下一次要九个人聚在一起唱歌,的确比吃个饭还难。
        蔡徐坤和朱正廷坐在一旁看着大家瞎闹,两人牵起的手却从没鬆开过。
        拉起朱正廷起身,向王子异使个眼神后就拉着人出门。朱正廷没有反抗,只是被拉着走,两人心照不宣的都在想同一件事,只是没有人愿意开口。

        朱正廷从被包厢拉走后,就料到了蔡徐坤会带他来开房。
        刷卡,开门,把人抵在门上就是一阵勐烈的亲吻,被扣在门板上的人也给予热切的回应。

        两个人都像被慾火焚身的火球,一滚就滚到了床上。双方都焦急着脱去自己身上的衣物,恨不得马上拥有彼此,和对方融为一体。
        两人的身体契合度在这些日子增加不少,进入的那一刻,虽然不是特别的痛,朱正廷还是流下了泪,让他也搞不清楚是生理因素还是心理因素。

        蔡徐坤时而温柔时而粗暴,朱正廷被伺候的舒适,整个人柔软的像一滩水,任由对方抓着自己动作。

        退出后,蔡徐坤像是捨不得似的从背后紧紧的抱紧朱正廷,好像要把他整个人揉进自己身体裡。朱正廷早已没了力气,只是任由身后人这麽抱着,自己也感受着这股温暖,以及被爱的感觉。

        隔天早上蔡徐坤醒来朱正廷已经走了,他知道乐华总是不等人,急着要把人带走,还好昨晚在朱正廷睡后帮他做了清理,否则今天他可能会很难受。

        看着空了的床位,又拿起手机看了一下,只有王子异跟他说后来把那群人都安抚好送回家的讯息,其他什麽都没有,大家也可能还没睡醒,属于百分九的群组非常的安静。

07
        在团体解散后,每个人都发展的很好。小鬼回公司后,和朱星杰投入新的单曲製作,一发布就登上排行第一;陈立农作为Solo歌手在两岸飞来飞去,虽然已经长大,可那个笑容还是会让人想到当初唱女孩的那个可爱boy;林彦俊和尤长靖回到香蕉的团体发展也不错,而林彦俊也接了一部戏,就像当初说的,接了个职业性的角色,杀手,尤长靖则是凭着歌唱实力唱了不少当红网剧的主题曲;王子异回到公司和BBT的团员继续打拼;乐华的三个人回到团体发展的很好,毕竟是大公司,加上团员的人气本来就不错,所以一直都很顺遂,相反地也忙得喘不过气。朱正廷当回了队长,再也没有可以让他偷懒耍赖的时候,虽然弟弟们宠他,但他肩上的担子没有一刻鬆过,反而越来越重;蔡徐坤同样也是以个人名义发行了专辑,果不其然红遍了整个中国,甚至开始慢慢往海外拓展。

        每个人都在好好的往前走,时不时还是会在群组聊个几句,可大家实在无法同时兜上,每次都是其中几个回复聊几句就结束了。
        在各自的访问中,也时常被问到关于以前团体的事,大家都说都还有点联繫,不过真的太忙了,不然他们也想再聚一聚。

        这个聚一聚在团体解散后的一年才真的实现,只是乐华的三个人的时间都被行程压满,无缘这次聚会,所以全部只来了六个人。
        六人的聚会选在蔡徐坤家,毕竟每个人现在都不宜在外面多待,还是私人的地方舒服多了。大伙叫了披萨和炸鸡,虽然都长大了,但还是存在着小孩子口味,更何况平时都被公司限制着,偶尔有机会放纵当然不能错过。

        一个接一个的聊起近况,小鬼说他未来打算要出个人专辑了,作为给粉丝的回馈;陈立农说公司帮他接了一部戏,要他去试试看;林彦俊说杀手那个角色虽然有点累但很有趣;尤长靖说自己真的瘦了很多,被公司克制的歌都要唱不出来,引起了大家的笑声;王子异练习情况也挺好,创作也顺利,也准备发新歌了;至于蔡徐坤,讲了自己近况后就被问到和朱正廷怎麽样了,没想到他的回答让大家都懵了。

08
       「我们私下没联络过了,从那天之后。」不用明说大家都知道是告别演唱会那天之后。那天两人突然消失大家心裡都有数,只是没想到这曾经如胶似漆的两人居然就这麽分开了。
        蔡徐坤说,其实他也不知道这算不算分手,只是他没联络我没联络,他很忙我也忙,再下来连要和对方说话都不知道要说什麽,点开聊天室却一句话也打不出来,更不用说打电话。他们唯一知道彼此近况的方法,就只有网上消息和朋友圈,其他什麽都不晓得。

        乐华管人管的紧,虽然说小鬼当初和范丞丞不错,陈立农和黄明昊很好,但他们的私聊也越来越少,加上彼此都忙,根本没时间回复。

        王子异问蔡徐坤,不打算找他吗?
        蔡徐坤说,见了可能更尴尬,都过这麽久了,也不晓得那人变成什麽样子。

09
        蔡徐坤很想朱正廷,但时间消磨了勇气,增加了尴尬。
        朱正廷很想蔡徐坤,但在团体蒸蒸日上之际,他别无选择。

10
        等到两人重逢,又过了一年。

        此时的蔡徐坤已经变成了完全的音乐製作人,不止自己的专辑,很多人都争相找他合作,让他的生活可说是忙得不可开交。
        另一边,朱正廷的团体已经将近要五週年,可以说是全国当红并且有点地位的团体了。这段时间公司给每个人接了不少个人活动,而朱正廷本来要去参加一个舞蹈节目,没想到腰伤復发,公司乾脆让他在家静养,不帮他接活动。

        虽然说是腰伤,但其实朱正廷也习惯了,不知道公司怎麽这麽突然的要自己休假,閒得发慌的靠在床头刷微博。这两年来,他没有漏掉过关于蔡徐坤的任何一则讯息。他知道一年前他们在蔡徐坤家有聚会,但无奈这边太忙无法参加,不然天知道他有多想见他一面。

        后来尤长靖有偷偷私下传讯息跟自己说,那天蔡徐坤被问到两人事情的反应,朱正廷听到泪都快流下来,心想原来他还和自己抱有同样的感情,可现在又想起,都过了一年,他也不保证他的想法还是和现在的自己一样。

11
        若是命中注定,那就算分开还是总有一天会相遇。

        自觉腰好得差不多的朱正廷全副武装,决定去大街上走走晃晃,他再三跟经纪人保证绝对不会被认出来,经纪人才放他出门。其实朱正廷想的是,如果你不同意我也要偷熘,顶多被骂一顿,毕竟现在公司看自己腰受伤也不会怎麽样。

        久违的自由时间让朱正廷觉得空气闻起来都是甜的。
        找了间咖啡店坐下,特意没化妆只戴了帽子口罩和一副无镜片眼镜,想着大概没人会认出。可能是他运气好,一路上的确都很顺利,没人看出他就是当红团体的队长,这让他乐得轻鬆。

        朱正廷选了一个挺裡边的位置,还特意带一本书要看,可惜书被看不到几页就被晾在一旁,书的主人可能觉得手机还是比较有吸引力。

        看手机看得入迷的朱正廷根本没发现咖啡厅坐满了人,直到有人问他能不能坐在他对面时他才抬起头,只是这头一抬,两个人就愣住了。

12
        「坤...?」「正正...?」两人几乎是同时出的声,这麽一个默契让两人不禁都笑开了,一点也没有想像中的尴尬。

        朱正廷看着蔡徐坤,想着这人也是全副武装来的,更凑巧的是,两人的风格几乎一模一样,也让他不禁笑出了声。
        「这麽久不见就笑我?」蔡徐坤看着正在笑的朱正廷也被逗笑。

        两人喝着咖啡聊着以前的事,似乎不曾出现原本心中想像的尴尬期。
        蔡徐坤说着自己的创作历程,朱正廷说着弟弟们多难管教。两年了,其实对方真的没有变得太多,只是心不知道有没有变了。

        后来朱正廷还是忍不住问蔡徐坤有没有对象,但却被一句话塞得没有下一句。

        我以为我们没有分手。

        本来两个人当初就没有说分手,这两个字任谁也没提。
        「没想到你把那次当成分手砲了啊?」蔡徐用开玩笑的语气说,心裡还是有点不高兴。
        「我...我以为...」朱正廷真的说不出话,真不晓得为什麽要给自己挖一个坑还跳进去,明明自己不是那麽想的。

        蔡徐坤喝完咖啡放下杯子,抬起头换成了严肃点的表情,直勾勾的盯着朱正廷,问他「你还爱我吗?」
        看着蔡徐坤的脸,朱正廷不知怎麽觉得脸颊开始发烫。还没等到回答,他又被蔡徐坤拉着走,就像两年前一样。

13
        蔡徐坤把人带回自己的房间,他紧紧的抓住朱正廷的手,那人也并没有反抗,任由他拉着自己。
        开门,把人抵在门上就是一阵勐烈的亲吻,被扣在门板上的人也给予热切的回应。

        一连串的动作和两年前别无区分。

        如果说两年前被当成了分手砲,那麽现在这个能不能当作復合砲?

        蔡徐坤在朱正廷身上留下不少印记,但都明显的避开了露出的地方,好像是在补齐这两年的所有。
        朱正廷放任蔡徐坤在自己身上胡作非为,此时此刻的他才管不了这麽多,这种失而復得的心情他不想再拥有,因为失的过程实在太痛苦了。

        将自己送入身下人身体裡时,蔡徐坤感到前所未有的紧緻,加上刚刚被自己逗弄一下就快释放的样子,他一下明白朱正廷这两年的感情生活是空白的,内心有点高兴。

        最后是朱正廷的求饶下结束。蔡徐坤把人搂得紧紧的,深怕那人就这麽跑走。
        朱正廷把自己转向蔡徐坤,整个脸埋进对方胸口,头还在那蹭啊蹭,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这样对一个人撒娇了,平时在团裡是大哥也是队长,虽然是出了名的被弟弟哄,可他还是不会完全放开自己,他觉得是队长还是应该要有责任在,所以一刻也不敢放鬆。但是蔡徐坤不一样,虽然对方比他小,可他不需要管他,不需要有什麽队长责任,只需要对他撒娇,那人就会给予自己很多温暖。

14
        「这次还跑吗?」
        「我要赖着不走了。」

15
        四个月,是他们互相熟识彼此,了解对方,也能说是暧昧的时间。

        一年半,是他们互相喜欢,相恋,认为世界只有彼此,觉得能一起走到白头的时间。

        一天,是他们面对现实,放下一切,背对背往各自该走的路离开的时间。

        两年,是无边无际的等待,知道对方去向却又不敢打扰,幸好命运眷顾着他们。

        一个晚上,是他们弥补了两年的未见以及决定復合并从此不分开的时间。

评论(2)
热度(92)
© 爱吃大肉面不吃花生_牛牛 | Powered by LOFTER